其实是麻雀啦

谢绝改文,能逆不能拆,故事讲得比车开得好。

最近一直在断断续续地写远风,有时间就写一些,但是写了改,改了又改,瓶颈得不行。总感觉自己写不出来那种少年人的悸动,不想凑活,就一直拖啊拖的,像挤牙膏一样。让你们等了好久,真的很抱歉。

不出意外明后天就能更出来远风了,先做张表情包爽一爽

【巍澜】卷残红(pwp/清末民初AU)

梗概:是昆仑的其中一世,少年时被恶霸强占,后来又被卖去了秦楼,姿色才情都太好混成了有头有脸的角儿。沈巍旁观得心都要碎了,自控能力险些崩坏,只能借着这个机会来和他短暂地聚一聚。


听着《樱花樱花想见你》突然想写,什么都是我编的,编得还不好,我就是想开车换换脑子。


特别喜欢收到评论,疯狂暗示。



巍澜||特调处处长与西虹市首富兼容性(片段灭蚊小测试)

我玩一下试试,最近比较累,写点轻松的换换脑子。如果反响好的话就写完。



1.

“驱魔人这个职业是越老越妖。”

“也不知道是贵寺哪位领导,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叨中了我这只老妖精。”

“虽然我二十八了,但由于我发育得比较晚,只长个子不长肉,索性目前正处于身体的巅峰期,再加上我年轻的心态和在地府天宫里过硬的关系,我有信心干到六十岁。这也刚好符合咱们国家的法定退休年龄。”


坐在桌边听赵云澜胡咧咧半天了,伏羲叹了口气,指了指桌上佳肴,“这菜还没凉,要不吃点。”

“不用客气,我对付一口就行。”

赵云澜拖着凳子吱吱啦啦地过来将桌子上能看见的全都风卷残云。

2.

“赵云澜,其实我对你非常了解。”

“你常年混迹在各个民族文化村舞蹈队儿,曾经在友谊比赛中因为放错了舞蹈音乐而被开除。”

赵云澜夹菜的手微微颤抖,脑海中闪过“抱一抱那个抱一抱抱的那个妹妹笑弯了腰”。

“那两年你去女仆咖啡店上过班。”

赵云澜筷尖儿上那块笋叭叽掉在盘子上,脑海中闪过“黑袍哥哥慢走,人家等你哦——”。

“做过保洁。”

赵云澜试图将那块笋子再夹起来,脑海中闪过自己挥舞鸡毛掸子“镇生者之魂,安死者之心!”。

“甚至还去跳过钢管舞。”

那块笋子牢牢吸在盘子上,他一撂筷子放弃了,脑海中闪过“看我,你在,害怕,什么?”。

“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,你把身体开发到了极致啊。”

3.

“这是先秦玉芴,买你从阴曹放三个魂出来,不少了吧?”

赵云澜看着他放在眼前的圣物,吞了口水,但随即就推了回去。

“驱魔人,驱的就是这世间阴霾邪气,若我都不守着公正,谁又能保天下太平?这么说吧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就别有一个鬼想钻了空子。”

4.

然而那天晚上他做法失败了,让人民群众说是假道士真骗钱,一分钱酬劳没有,唾沫星子把他淹了个半死,走到小巷子里感觉低血糖都要发犯了。

正在要晕倒之际,他觉得有人把他扶住了,侧目一看,一个小鬼呲牙咧嘴正笑得温暖,接下来他就被一群小恶鬼抛起来反复欢呼万岁。

“你们扔我干嘛啊?我跟你们又不是一伙儿的??哎?哎??哎!!!”

5.

赵云澜就这样被一群大爷大妈你一言我一语说烂了名声,他怀疑自己在道观里的饭碗就快抱不住了。

好兄弟大庆开着车拉他去找道长说理,他戴着兜帽,委委屈屈窝在副驾驶座儿上,大庆一路上就安慰他说“咱们道观上上下下还是很信任你的,认为你就是能力不行而已。”

赵云澜快哭了,“你他妈到底想说啥?”

“当年跳大神儿放错音乐你替我担罪被除名,这恩我记一辈子。”大庆信誓旦旦。一手把方向盘一手拍着胸脯,“有我在,那老道士绝对也要给三分薄面的。”

6.

“我们好聚好散,有时间回来看看,道长也不是一个记仇的人。”

“道长,我真的没收人一份好处放水!!”

“那些都不重要了,你收不收都对得起你今天这个结果。”

老道士跪在蒲团上对着三清像叩拜,大庆在旁边一拍赵云澜肩膀,气势磅礴,义气十足,走到人家面前。

“道长,你可想好了,你要是敢走老赵,那我也不干了!”

老道士站起来,又上了炷香,脸上有了一丝藏不住的狂喜。

“一言为定,双喜临门。”

7.

回去的时候是赵云澜开的车,大庆窝在副驾驶座儿上戴着兜帽,哭成个泪人儿。赵云澜一手扶着方向盘,一手拍着他背给他顺气儿。

“有你这样的朋友,我这心里好受多了。”

在红灯处停了车,给人顺完了气儿又接着说。

“天无绝人之路,我这职业生涯中还没将浑身法力运用到极致呢,能就这么秃噜过去?”

“点儿再背,也总该有个头儿吧,我也该走走运了吧?!”

话音刚落,一个纸钱儿叭在了车窗玻璃上,看着那个当不当正不正的位置,赵云澜嘬了嘬牙花子。

“纸钱儿,代表财运。”


雨刮器死活刮不下来,他又咂了咂嘴。


“你看这财运,多强势。”


TBC?

韩沉/夜尊||我的一个魅魔养父(NC-17)

是一篇魅魔设定下的文,不太了解设定的可以移步到这篇

我是一个擅长讲故事多过开车的人,这一篇的肉并不好吃,如果只是想看车的话可能要等到后续啦。

本篇应该算澜巍衍生叭,高亮。还有兽/人,也高亮。

准备好看了就點我


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评论给我,想看什么或者对剧情有疑问的都可以说。

【豆东东】香水(玩尾巴的pwp)

仍旧是魅魔的车,但这次只留下了必要剧情,其余专注走肾。

不太了解魅魔设定可以看看这一篇

这篇也是《家宴》的后续,他俩现在已经是同居关系了。

准备好了就点我上车玩东东的尾巴,希望尽量不要白嫖,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评论,爱你。

【衍生多组】魅魔们 1(r 18多节车厢)


这次有冯豆子尤东东和章远林风,是上一次胡杨和杨修贤那个魅魔剧情车的分支,还是剧情里穿插车。如果不太了解设定可以看看上一篇

这一次一共有两篇,分别是巍澜和澜巍的衍生,两篇分开的,洁癖不用怕,想看哪篇就点开哪篇,里面没有逆。

第一篇:冯豆子x尤东东《家宴》(一发完)

第二篇:章远x林风《远风》(上)(这是澜巍衍生)

这一篇是非典型性魅魔,林风是梦魇爸爸和人类妈妈混血出来的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,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会在喜欢章远的基础上对他多了那么多渴望。得下一次更才能好好开车,前面要铺垫。

希望不要白嫖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评论给我,谢谢喜欢!

【胡杨x杨修贤】魅魔(剧情车)

人物性格不是很准,但应该也不算难吃。有冯豆子x尤东东提及,以后也应该会有后续小番外啥的,喜欢的话请不要白嫖,评论一下,爱你!


准备好了的话我们评论走石墨。